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全球油脂需求梳理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全球油脂需求梳理

油脂价格长期处于底部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大问题(www.oxti.cn)。从需求这一端来看,全球油脂食用需求稳定增长,主要是中国、印度、欧盟、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东、印尼这几个国家和地区贡献增量,长期表现是受到人口增长、人口结构、饮食习惯等因素驱动,目前的大环境下考虑这些因素,我们认为油脂食用需求容易受到预期外的因素打击,不容易出现爆发式增长。消费升级可能是导致个别油品的消费增速表现凸出的原因,例子就是全球葵花籽油的消费,但同时也挤占了三大油的消费份额。生柴方面,全球来看,也就是印尼在大力推行生物柴油计划,既能减少外汇储备的消耗、又能去棕榈油库存,看起来既能又能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在全球形成生柴热潮,原因可能是大环境并不配合,请看原油的长期和近期走势,如果仅凭政策支持而没有利润驱动能够走多远就需要打一个问号。

u=347339852,4146278037

在分析全球油脂新增需求点之前,我们先梳理一下分析的框架。首先,除了豆油、棕榈油、菜油之外,我们将葵花籽油需求纳入分析。第二,从国家和区域上划分,全球油脂需求需要关注中国、印度、欧盟、美国、印尼、马来、巴西、阿根廷、中东、撒哈拉以南非洲、北非。第三,我们大体上将油脂需求分为食用需求和工业需求,工业需求除了用于生产生物柴油之外,主要还包括高度棕榈油的工业用途。

葵花籽油供需发生了质的变化

全球葵花籽油的主要生产国分别是乌克兰、俄罗斯、欧盟和阿根廷。我们主要考虑2020年至今的这个周期的变化,此前相当长的时间内全球葵花籽油的产量在1050万吨上下浮动,波动区间在100万吨左右。2010年全球葵花籽油的产量约为1200万吨,2020年已经达到约2100万吨,增幅75%,增幅甚至高于棕榈油,同期棕榈油的产量增幅为50%。

全球葵花籽油的产增贡献主要来自乌克兰和俄罗斯,2010年产量分别约330万吨和190万吨,2020年已经达到约680万吨和570万吨,增幅分别为106%和200%。

葵花籽油消费跟随产量增长而增长,也意味着挤占三大油的消费份额。2010年全球葵花籽油的消费总量约1130万吨,2020年已经达到约1980万吨,增幅高达75%,作为对比,同期三大油总消费增速为47%。2010至2020年期间,其他油脂总消费占比降幅显著,三大油和葵花籽油共同分得市场份额,2020年至今,其他油脂消费占比稳定,葵花籽油挤占三大油的消费份额。在全球油脂大熊市的背景下,三大油失去消费市场份额更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本身就没有亮点的食用需求,碰上新冠肺炎疫情

我们先来看看全球油脂需求总量上的问题。2019/20年全球油脂需求增量放缓应该已经是市场共识了,可能更重要的问题是评估需求增量放缓的程度以及未来大概率的调整方向。我们暂且引用USDA的预估,2019/20年全球油脂需求增量约540万吨,上一年度约840万吨,增速从4.4%下滑至2.7%。同样是看2020年至今这个周期的变化,2020年全球油脂消费增速是次低水平,是2020年,为2.5%。如果只看三大油的消费增速,则2020年是水平,为2.1%,其次是2020年,为2.8%。结论是纵向评估2020年的油脂消费增速,情况并不乐观。

以下分别从分品种、分区域、分用途来分析2019/20年油脂需求的增长点。

首先,从品种上来看,油脂需求增量的贡献主要来自棕榈油、豆油和葵花籽油。其中葵花籽油的需求强劲,需求曲线的稳步增长的势头继续维持。豆油和棕榈油的需求增量是悬念所在。实际上,2020年至今这个周期里面,2018/19年的豆油消费增量横向对比是次低,显然并不是供应收缩导致消费配比所致,而是受到历史极端的豆棕价差影响。然而大环境上,目前的豆棕价差和上一年度的豆棕价差是有鲜明对比的,2020年的大环境更加有利于豆油食用消费,不利于棕榈油的食用消费。从逻辑推演,我们应该看到2020年豆油食用消费增速提高,而棕榈油食用消费增速放缓。USDA目前的预测和我们分析的结论是一致的,2018/19年棕榈油和豆油 的食用消费增量分别约370万吨和40万吨,2019/20年的增量预估分别约155万吨和120万吨。

其次,我们来分析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油脂需求增长点。全球油脂需求需要关注中国、印度、欧盟、美国、印尼、马来、巴西、阿根廷、中东、撒哈拉以南非洲、北非,这里面中国、印度、撒哈拉以南非洲、北非、中东地区的油脂需求90%以上都是流向食用,美国、欧盟、巴西的油脂总需求中流向食用的比例分别是69%、55%、48%,印尼、马来、阿根廷的油脂需求则主要用于生产生物柴油,食用的比例分别是37%、18%和34%。下面分别分析食用需求和用于生柴生产的需求。

2020年至2020年底这个周期里面,油脂食用需求总量上没有重大矛盾,更重要的是结构性问题。全球油脂食用需求平均年增量约490万吨,波动区间约为上下50万吨。年食用需求需要关注中国、印度、撒哈拉以南非洲、北非、中东、美国、欧盟、巴西、印尼。马来和阿根廷两国食用需求总量低,影响小。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东和印尼这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油脂食用需求增长相当稳定,年均增长分别在36万吨、27万吨、23万吨。北非、巴西的油脂食用需求总量均接近400万吨,但需求增量很低,影响也小。美国的油脂食用需求总量大,年均为1050万吨左右,但美国人均油脂年食用消费量35千克,欧盟为30千克,美国油脂食用消费已经难有增长空间,年均增长17万吨,欧盟为32万吨。因此重点关注的是中国、印度。

如果2020年没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那么一切可能和USDA2月报告的预估偏差不大,2019/20全球油脂食用需求增加约470万吨,增速为3.2%,2018/19年增量约495万吨,增速为3.4%,重点关注一下中国和印度,大概率没什么故事可讲。新冠肺炎疫情对油脂食用消费是重大的打击,餐饮消费没有就是没有了,按照中国全年油脂消费3300万吨左右评估,餐饮用油月均大概110万吨左右,到目前已经一个半月的餐饮消费消失了,而且正值餐饮消费的旺季,家庭用油会有所增加,但中小包装消费结构不一样,这部分增量的量化评估比较难,但总体上难以抵消餐饮用油的减少。

大环境变化太快

棕榈油还是那个价,原油已经快半价了

油脂的生柴需求方面,体量大的国家是印尼、欧盟、美国、巴西、阿根廷和马来,重点关注增量大的国家,主要就是印尼。印尼政府大力推行B30项目是导致2020年四季度油脂价格上涨的核心因素之一。但是市场变化太快了,也给印尼的生柴市场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首先,棕榈油价格经历了一轮过山车,目前基本上也快回到2020年四季度初时的水平,然而原油的价格却大不一样了,截止本文写作时,原油的价格已经比2020年四季度初下滑了约30%(这还是按照原油从跌30%反弹至跌15%计算),PME的商业化生产必定是受到重挫的。第二,B30计划本身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印尼油棕产业基金收入少,而支出从B20至B30大幅增加,棕榈油价格回落更加加剧了入不敷出的问题。此外,石化柴油价格暴跌,战略性增加石化柴油进口,长期来看也是能节约外汇储备的举措,是否也会令印尼政府当局推行B30的信心减弱?

总结

油脂价格长期处于底部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大问题。从需求这一端来看,全球油脂食用需求稳定增长,主要是中国、印度、欧盟、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东、印尼这几个国家和地区贡献增量,长期表现是受到人口增长、人口结构、饮食习惯等因素驱动,目前的大环境下考虑这些因素,我们认为油脂食用需求容易受到预期外的因素打击,不容易出现爆发式增长。消费升级可能是导致个别油品的消费增速表现凸出的原因,例子就是全球葵花籽油的消费,但同时也挤占了三大油的消费份额。生柴方面,全球来看,也就是印尼在大力推行生物柴油计划,既能减少外汇储备的消耗、又能去棕榈油库存,看起来既能又能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在全球形成生柴热潮,原因可能是大环境并不配合,请看原油的长期和近期走势,如果仅凭政策支持而没有利润驱动能够走多远就需要打一个问号。

主营产品:各种液压设备,各种高低压电器,各种仪器仪表,各种电力设备,各种工控设备,以及各种电机马达、传动控制、开关插座等各种工控产品和备件